• <q id="uer4mg"></q><fieldset id="uer4mg"></fieldset><thead id="uer4mg"></thead><address id="uer4mg"></address><noscript id="uer4mg"></noscript>

    內蒙快3|人生功課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

      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

      今日鬥酒會,明旦溝水頭。

      躞蹀禦溝上,溝水東西流。

      淒淒複淒淒,嫁娶不須啼。

      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竹竿何袅袅,魚尾何簁簁!

      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爲!

      ——題記

      很喜歡卓文君的這首《白頭吟》,尤其喜歡其中的“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這句,每每打心底讀出這句詩時,內心便充滿著無限的遐想與美好。內蒙快3喜歡愛情,期待愛情,享受愛情,不簡單的認爲愛情只是簡單的擁有和占據,愛情也不一定全部都是幸福的,有悲傷的,有痛苦的,有折磨人的,每個人遇到的愛情都會不一樣,感受也就不同,我們都會在愛情裏成長,在愛情裏受傷。

      一直以來,想寫這樣的一篇文章,很純粹的,關于愛情,卻又怕太唐突,亵渎了過于美好的愛情。今晚,我卻勇敢的在夜色裏敲下這些字,關于愛情。

      有人說,愛情像是一杯毒酒,喝酒的人明明知道那酒有毒,卻願意心甘情願的去飲。正如卓文君,面對著生計無存的破落書生司馬相如的示愛時,沒有因爲他的貧賤拒絕,而是聽從了她內心真實的感受,接受了他。她爲他放棄了榮華富貴,抛頭露面,開起了小酒房,而當文君聽到司馬相如要娶茂陵女爲妾時,她卻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分手,她有她愛的自尊,更有她活著的自尊。

      在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很難找到真正的愛情,所有的愛情都是建立在物質基礎上,有錢可以買到長廂厮守終生的人,卻永遠無法買到真正的愛情。也有多少女人,在被男人背叛時去鬧去哭泣,可文君是聰明的,她沒有哭泣,更沒有鬧,而是寫了這首《白頭吟》以表示恩斷義絕之意。

      她給司馬相如寫了“朱弦斷,明鏡缺,朝露曦,芳時歇,白頭吟,傷離別,努力加餐勿念妾,錦水湯湯,與君長訣!”文君可稱之爲愛情中的女中豪傑,她知道司馬相如是愛她的,或許她鬧,她哭泣,無法挽回什麽,她卻寫了“努力加餐勿忘妾,錦水湯湯,與君長訣。”兩人在一來一回的書信中化解了這段恩怨,更是明白了彼此的心,依然和好如初,相如也終是明白了誰也不如文君好。

      好美的詩,好美的回信,好美的故事。愛情就是這麽的簡單,簡單到透明,卻又是那麽的難以捉摸。

      愛情,是不經意間,兩顆心的碰撞,會擦出世間最美,也最讓人難以忘懷的火花,是兩個孤獨的靈魂互相安慰和珍惜的陪伴,不需多言,只要一個肯定的眼神,一個微笑,就那麽簡單。也許,有時是一個錯,但有太多的人願意一錯再錯,即使錯了,至少曾經擁有過一段美好的回憶,也便值了。

      愛情裏的相思,吞噬著清醒的頭腦,生生的扯痛心房的一角,連逃也無法逃避,即使是撕心裂肺的疼痛,裏面卻又夾雜著無數溫暖的記憶,想想,便是幸福的味道。

      愛情很簡單,白首卻很難。太多的誓言、諾言都是有口無心,那些海誓山盟,地久天長,誰都無法給它一個保質期,是一生,還是一萬年。“讓我們紅塵做伴,活的潇潇灑灑,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對酒當歌,唱出心中喜悅,轟轟烈烈,把握青春年華。”這是我很喜歡的一句歌詞,是瓊瑤阿姨《還珠格格》裏的,想想大家也都不陌生,讀出來好像全世界都已不再重要,就讓我們轟轟烈烈,策馬奔騰,豈不更好?

      曾經我以爲,愛情就是“在一起”,只要相愛就要在一起,哪怕放下自己最後唯一的尊嚴也無所謂。然而,我錯了,錯的離譜,不是所有的愛情卑躬屈膝可以乞討來,更不是放下自己的尊嚴去乞討。愛情可以是一個人的事,卻不是一個人說了算的事,可以放手去愛,卻不可以放棄自尊乞討,乞討來的不是愛情,是憐憫,是同情,或許連這些都不是。

      越長大,聽到越多的是“愛情與婚姻無關”,可是沒有愛情的婚姻真的可以長久嗎?我一直被這樣無聊的問題困惑著,問了太多的人,回答卻幾乎相同,有了孩子,爲孩子將就著過,跟誰不都是個過。這就是答案,太多的人因爲“將就”失去了幸福的愛情婚姻,導致了一出出的悲劇,這只是我個人的看法,也許,你覺得物質更重要。

      在愛情裏,我想象著一朵花與一只蝶的相遇,一只飛鳥與一條魚的相戀,多麽的不可能,可是想想,卻又是多麽的美好。此刻,風輕敲著窗,好像在扣動著我愛的心弦。四月,多麽美好的一個季節,處處可以看到新綠,處處可以聽到鳥語,處處可以看到花開,這個季節,適合和愛人漫步,牽著彼此的手,踏遍所有的青山綠水。

      一生都在圍繞著愛,愛情卻是亘古不變的話題,長廂厮守是多麽美好的事情,可又是多麽的難,相愛容易,白首難,多想等到白發蒼蒼時,背靠著背,聽著那首熟悉的歌“讓我們紅塵作伴,活的潇潇灑灑,策馬奔碰,共享人世繁華…”

      孤獨的日子裏,想想你曾經說過的話,內心就會覺得歡喜。時光打磨著孤獨的心,想要追尋一個腳步,直到世界的盡頭。

      四月天,我在繁花綠葉間等待著風中捎來的想念,等待著最美的“願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

     孝,是人生的功課。古語雲:百善孝爲先;而我們在人生的功課裏,爲了自己的小家庭,爲了自己的事業,那個孝字,擠來擠去,還是排在了最後。

      日曆上寫著,5月10號是母親節。這是天下所有母親的節日,有品位的兒女們會爲自己的母親送去一束康乃馨,或是給母親一個深深的擁抱。然而我久居外地,母親長住農村老家。在農村,不知母親節所謂何來。寄去一束花怕是會驚著母親,想來個擁抱,相距甚遠也不太可能。只好打個電話,電話裏絕口不提母親節的事,只是輕描淡寫的問一問:家裏好嗎?母親注意身體!母親的回答:好,家裏沒事,放心吧!我身體好著呢!這就是作爲一個兒子,我在母親節所能做的。

      母親的愛,用文字表述出來是偉大的,在現實裏母親的愛卻是含蓄的。含蓄的讓你不知得到了多少關心和惦念。甚至讓你覺得那是母親應該去做的。或許,母親對于兒女的體貼和關愛,只是母親認爲她必做的人生功課。

      母親在家是長女,身前有兩個哥哥都夭折了,身後又添了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農村人家,無論長女還是長子是最苦的。既要幫助父母料理家裏地裏的活計,又要照看年幼的弟弟妹妹。俗語雲:長兄如父,而在一定程度上,長女也充當了半個母親的角色。

      母親十一歲才上小學,只念了兩年便辍學了。僅會寫的幾個字也扔在了歲月裏,小時候,我們在油燈下學習,會讓母親寫自己的名字。母親便在紙上寫出歪歪扭扭的三個字,我們笑得前仰後合,母親也憨憨的笑著。人生彈指,我作爲家裏的老小都已步入了中年,現在,母親恐怕連名字都寫不出了。

      十七歲,母親和父親訂了婚,二十歲便結了婚。我們兄妹四人相繼出生,單靠父親微薄的工資和幾畝薄田的收入,日子過得可想而知。況且,父親的工資還要分給爺爺一半,這是爺爺定下的規矩。

      母親長得很醜。小眼睛,厚嘴唇,嘴角邊還有一個榆錢兒大小的黑痣。不會阿谀奉承,農村人叫不會來事兒;說話慢聲慢語。記得每到春耕,父親在外地上班趕不回來,只能依靠爺爺來幫忙。自始至終,我總會聽到爺爺在訓斥母親:不會料理家,不會過日子;而母親依舊一聲不響的在忙著地裏的活。晚飯時,還要做一點好吃的給爺爺。那時,我很心疼母親,在母親勉強的笑容背後,我似乎看到了母親的心在哭泣。

      在我的印象裏,母親坐在門檻上,有時眼角會無聲無息的流下淚來。幼小的我想去安慰母親,又不知該怎麽說,心裏是無邊的痛。

      哥哥和我,在上小學以前,都有很嚴重的氣管兒炎。那時治療氣管兒炎沒有特效藥,母親爲了治好我們的病,四處打聽偏方。記得一種偏方,是把鹹菜缸裏的蛆炒制,放在雞蛋裏相混。迫使哥哥和我吃下,如今想來,還有些反胃。還有一種偏方,是把雞蛋裝在壇子裏,只放清水,不放鹽,在伏天放置陽光下暴曬,直到雞蛋臭了再煮來吃。家裏僅有的零用錢來源,就是賣幾個雞蛋。可母親還是在數伏天,爲我們曬上滿滿的一壇。

      有時夜裏我喘的厲害,發起燒來,母親會一直守在身旁,用小白菜葉子爲我搓拭身體。迷迷糊糊中,看到母親眼裏有淚水溢出。也許是母親的行爲感動了上蒼,哥哥和我的氣管兒炎,在上了小學以後,奇迹般的好了。然而,深夜裏母親含淚的雙眼,卻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記憶裏。

      小學的生活是美好的,雖然清貧,卻不懂得憂愁。母親用一個灰色褂子給我縫制了一個書包,針腳很粗。母親是一個很粗笨的人,不會使縫紉機,做不來細致的針線活。我們兄妹四人穿的單衣和棉衣,都是她熬到深夜用手縫出來的。後來,母親用賣雞蛋的錢,給我買了一個軍用挎包,怕用壞了,上學放學我總是抱在懷裏。往桌箱裏放時,先把手墊在書包底下,輕輕的放下,怕磨壞了。直到上了初中,我才重新換了一個大書包,而那個軍用挎包還是嶄新的。

      因家裏條件不好,最怕老師催繳學費。每次交學費,母親都要到條件好的人家去借錢,看到母親被人奚落:上次借的錢還沒還呢!我們家也沒開銀行,沒有了;我的心針紮一樣疼。每次在班裏,我又是提前把學費交上的。有時,夜裏和母親在院子裏坐著,會天真的問母親:我們什麽時候才能變成有錢人!母親望著漫天的星鬥:會好起來的;說得很自信。

      光陰荏苒,日子好起來了,母親卻已年逾古稀。爲了不打擾兒女的生活,母親從不肯在兒女家多住幾日。以在城裏住不慣爲借口,一直守著農村的老屋。母親得了膽囊炎直到好了我才知道,埋怨她不告訴我,她卻說:小毛病,吃點兒藥就好了;父親告訴我,母親有時疼得成宿睡不著。而我得了膽囊炎,母親打電話再三叮囑:少吃辣的,不要喝酒,按時吃藥。

      我們早就過了母親呵護的年紀,母親的體貼和關愛依然圍繞在身邊。母親把爲人媳,爲人妻,爲人母的功課做到了極致。我做子女的功課,只一個“孝”字,卻始終沒做好。節日裏捎去幾個錢,認爲是孝了,電話裏簡短的幾句問候認爲是孝了。

      母親還是像我們小時候一樣,有什麽好吃的,都留著我們回家再吃。每次回家,母親老早的便在村口等候,滿臉都帶著欣慰的笑。離家時,母親那長長的送別,是要告訴內蒙快3:常回家看看!再和母親閑話家常。

      懷著一份自責,謹以此詩獻給天下善良的母親:

      兒時多病母憂傷,獨守枯燈淚暗淌。如今根植他鄉地,誰念老屋有高堂。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