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博_寫給那些逝去的人

              2020年01月20日
              9325條評論

               村上春樹曾說:每一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會再相逢。一路走來,告別往事,走入下一段風景。歲月如歌,青春似水,走過,便無法再回。

              那如果鼎博說歲月允許,時光恩賜,你是否希望還是那年的模樣,是否願意回到那些年——青春年少?

              又是五月了,然而對于現在的我們來說,它依舊平淡的和所有的日子一樣,簡單,甯靜。我們已經不再是那年即將經曆高考的孩子。如今我們忘記奮鬥,退去浮華,在大學校園裏,靜看花開花謝,回眸那些年的青春年少。

              如今,我們還能夠依稀的想起那些年,教室裏朗朗的讀書聲;還能夠記得那些日子一起沒心沒肺的笑,一起痛痛快快的哭,一起說著彼此現在的故事,也一起憧憬著彼此將來的生活。

              後來,一場考試,彼此便各奔了東西。那些還未說的話,那些還沒來得及做的事兒,就忽然間變的不再那麽重要。隨著那場考試,淡出了彼此的生命舞台。

              記得那年,彼此正值青春年少,爲著屬于彼此的夢想,彼此的將來,一起將青春揮灑,有過淚水,有過付出。累了,趴在桌上便是一場酣睡;倦了,三五成群的去操場狂奔,或者買好啤酒、零食,忘卻考試,忘卻學業,忘卻一切的一切,靜靜的享受和那些人一起的日子。短暫的休憩後,重整旗鼓,與彼此一道,又繼續開始了艱難的前行。

              後來,一個轉身,彼此便開始了屬于自己的前程。有些情,也只能止于唇齒,掩于歲月。那些模糊的記憶,我們也曾爲此苦苦尋覓,也曾爲良人跋涉。然而,一個轉身,便已然分隔往事,任歲月的洪流和歲月的變遷,我們始終敵不過似水的流年。

              青春,青春是什麽?那些年,也曾這樣問自己,問自己趁著年輕該去追尋什麽。那些年,我們渴望被認可,渴望實現自己宏達的理想;那些年,我們渴望成長,渴望掙脫種種的束縛,卻又羽翼未豐;我們有著滿腔的激情與理想,卻無處釋放。而這就是青春,帶著些許迷惘,帶著些許惆怅。

              後來,一次別離,彼此就真的被青春遺忘。那年的年少,那年的放浪不羁,那年的稚氣,便真的煙消雲散。在某個地方,某一個時刻,就忽然發現自己已經老了。多少人,想見,卻在孤獨的尋找散落的過往。

              青春離去的時候,似乎就沒有時間思考我們的理想是什麽了,每天疲勞奔命的工作,也僅僅是爲別人工作,而不是爲了自己的理想。不知不覺間,忘記了最初的自己。

              而今,我們總會在閑暇時,不經意間想起自己的青春,會傻傻的笑,也會有淡淡的憂傷。我們不知道如果花開如夢,流年似煙,夢醒煙散,我們是否還能回到從前?

              即使,可以,我們也不知道——我們是否還有勇氣去面對那年的青春年華…

              

               這個國慶,沒有遠行,我選擇了去了離別已久的老家。雖然只有一個季度沒有回去,但是每次回去,自己總是一個過客,不曾看繁花似錦,更未靜心去欣賞路邊每一寸景致。那些故鄉的情節,如雨後素蓮般讓人癡迷。在自己的記憶深處,關于故鄉的記憶,熟悉,也陌生。隨著腳步匆匆而過,那些記憶越發清晰,顯得那麽隽永,帶著彌久曆新的芬芳迎面而來,讓我細細的回味,久久的懷念。

              陽光余晖隔著樹葉灑下斑駁的倩影,車,依然在坑坑窪窪的泥濘路上顛簸著,微風拂面而來,夾雜著些許鄉土的味道。路邊的草叢顯得有些淩亂,無力而又奮起抗爭著,仿佛不甘心生命就此殒滅,那一抹暗綠,漸漸淡出人們的視線,早已被世界遺忘,似乎昭示著那還有一堆堆逐漸被人遺忘的荒冢枯骨。

              走進院子,空氣越發清新,卻也更顯一片荒涼。曾經的大柑橘樹沒了,連一點最開始的記憶都消失在歲月的深處,僅剩那一片隨風搖曳的竹林。小時候,地壩上的枯竹葉,我們都會把它們掃在一堆,用火點燃,放進紅苕或者包谷,一雙雙眼睛盯著漸燃漸熄的火苗,生怕火被厚厚的枯葉壓得喘不過氣來。

              一邊拿上一個枯枝用力的翻著,一邊用嘴使勁兒的吹著,又生怕火苗突然把頭上的幾根頭發燒著。記憶深處的這般,如今也只能在腦海中回蕩。地下厚厚的枯葉,風吹走了,又鋪滿了,一場秋雨,就成了一疊镌刻曾經的回憶。曾經那個掃葉人,伴隨著這個回憶,也長埋于此。

              老家房子旁有一顆柑橘樹,曆經風雨幾十年不倒,別的樹都生了蟲子成了朽木,它卻依然健壯,一年還挂幾個果子。這樹常年和竹林爲伴,但卻被竹林壓在身下,我不知道是它安于現狀,還是等待著什麽時機,總是不失自己風範。去年,我們把它砍了,據說是它擋住了她通往另外一個世界的路。如今,再去看那被砍的傷疤,黑黢黢的一團,顯得很決絕,似乎它不爲她而生,卻要爲她而滅。

              綠色深處,總是吸引著自己的目光,牽絆著自己的神經。不到一年,那兒全被一片綠色覆蓋,草叢比其他地方的顔色更深更濃,似乎預示著生命的再生,卻也似乎正在被遺忘。荒冢前的祭品,早已被掏空,和泥土混爲一色;一支支香燭,燃盡世間鉛華,殘存著歲月留下的痕迹。我想,我還記得你們的容顔,那樣慈祥、和藹、可親、可敬。

              天黑了,院子一片黑暗,沒有以前的燈火通明,沒有曾經嬉戲的喧鬧,沒有昔日拿手好菜飄香。發生在此的記憶,雖然顯得凋零,但卻異常的親切,時常萦繞在我的腦海,讓鼎博久久的沉湎與回味。日出日落,鬥轉星移,物是人非,變的是歲月,不變的是那一顆故鄉情懷和對他們的思念。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