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abel id="xrns1d"></label><option id="xrns1d"></option><label id="xrns1d"></label><sup id="xrns1d"></sup><optgroup id="xrns1d"></optgroup>
        • <li id="xrns1d"></li><i id="xrns1d"></i><select id="xrns1d"></select>
          <abbr id="a1x8ab"><th id="a1x8ab"></th><dl id="a1x8ab"></dl></abbr>
              • 骰子怎麽玩_熱血不枉青春過

                等,是千百年來思婦的愁怨。

                沿著江南的青石小巷彳亍著,聽著耳畔踏踏的跫音,越顯小巷的幽深寂靜。她推開扇扇厚重的大門,跨進層層重疊的小院,踏上級級窄小的木梯,默默的坐在閣樓上等待。

                現今是“燕草如碧絲,秦桑低綠枝”之時,他曾告知她,待他歸來之日,必定是春花爛漫之時。可是花開花敗,轉眼間幾度春秋已過,可歸人卻仍未出現。思至于此,唯有長歎,抑不住的苦澀隨著歎息聲蔓延全身。

                “嗒——嗒”街頭一陣嘈雜,馬蹄聲密而急,像陣陣鼓敲擊于她的心上——是他麽?急走至窗邊伸手正欲推窗卻又猶豫起來——萬一不是呢?“嗒——嗒——”聲又近了,摧得她禁不住發顫。“喀——叱”窗外濃郁的花香伴著潮濕的空氣迎面撲來,而她卻無心來賞,急忙探出頭向外望去——只是過客。“嗒——嗒”遊人打馬而過,漸行漸遠。她默默望著窗外枝頭的花,它們一點一點從枝頭被風吹離,緩緩的落下——又是一年春過矣。

                等,是異鄉遊子的哀思。

                落木蕭蕭,鴻雁南翔。他站在長江岸邊,默默望著滾滾長江水。清晨的風刺骨的吹,那麽冷那麽冷,吹的他眼眶泛紅,吹得他心都涼了。可是他卻不願走,因爲這水經過他的故鄉啊!那麽遠那麽遠的距離,這江水都流過來了,他怎麽能不去瞧一瞧?

                遠處一個黑點搖晃不定——那是船吧。會不會是到故鄉的船呢?若是的話,就乘上他歸家吧!他不禁握緊了拳頭,緊緊盯著那個黑點。思緒也紛飛起來:現在的家鄉是什麽樣的呢?應該是比這裏暖和吧?家人在做什麽呢?看到他歸來應該會很激動吧——可是萬一……

                還是算了吧,他輕歎。現在功不成名不就,就算回去又能如何呢?他緩緩松開緊握的拳頭,心好似也沉了下去。遠處的黑點漸行漸遠,在空蕩寂寥的江面若隱若現——終歸不是歸家之時。他留戀的望了一眼長江,轉身而去。

                等,是亡國將士的悲憤。

                江水不知人間疾苦事,不舍晝夜滾滾東流而去。他多麽希望自己的愁苦,國家的危急都能隨這江水逝去!奈何只是奢望。慘淡的夕陽緩緩下沉,樓上懸挂的帷幔一動也不動,只能任由自己變黑變暗。他突然想起曾經他來過這裏,那時的他春風得意馬蹄疾,只感受到這裏熙熙攘攘,怎一個鬧字了得;而今他卻是一路逃難至此,而這裏也不複往日光景。秋風瑟瑟,他望著那枯木蒼波,渾沌的眼中淚光盈盈——何時再見國泰民安?

                等等等——因爲期待,所以等待。

                 六月的夏風吹來了中考的訊息,七月的燥熱熾痛了眉間的汗珠,八月的知了歌唱著輕松的序曲,九月的校歌承載著少年的夢想……

                幾個月之後,從對高中生活心懷向往對開始習慣這種緊張而又充實的生活,心底仍道不明白這種看似特殊的滋味,用再多的言語都難以表達,可能只有真正經曆過才懂汗水並不苦澀。

                就像大人們所說的那樣,唯有經曆過苦痛,才知珍貴。

                在開始上課前,按照曆來的規定,骰子怎麽玩們新高一展開了爲期不長的軍訓,僅僅九天卻有些許收獲。從小到大我仍堅信,各種經曆或是各種苦難都有命中注定的原因。作爲人生挑戰者的我們,絕不能輕言放棄。軍訓雖苦,雖頭頂驕陽烈日,但當會操的那天,我們意氣風發說明了我們用于戰勝一切的決心與信心。高中,就像一扇金色鑲金的大門,我們若好奇則必須找到那把鑰匙。或許那金色大門裏滿是金銀珠寶、名貴首飾;或許那金色大門裏空空如也;也或許那扇大門後是通往夢想大門的鎖匙……人生有太多種可能,我們像初生牛犢,唯一能做的便是嘗試。

                高中生活已然度過了一周,時光若手指縫間的粒粒細沙,越是緊握越是加速流逝。仿佛自己剛步入初中般的無知、青澀,那麽步入高中的自己又是用什麽樣的形容詞來描述呢?

                無論是同學、老師、課程、作業或者是作息時間表,都在發生應該的改變。至少放學後不再嬉戲聊天;老師似乎也沒有初中老師愛唠叨,沒有初中老師那麽嚴;課程不再像以前那麽易懂,知識點不再一點撥就大徹大悟;作業很難在放學之前完成,大部分作業只能耗費唯一的晚自習時光;一般結束晚自習之後就沒有太多的精力做其他感興趣的事,一天一天,如此充實而又忙碌,時而開心,時而困苦。

                老師說,從一進校,就該有關于未來的夢想。對未來我總是迷茫,但也總是向往。三年如此短暫,就這麽決定了我一生的軌迹,健步如飛或者是步履蹒跚。三年後,我將帶著高中的回憶和青春無悔離開這裏。離別不該是感傷的,好多時候,離別是爲了遇見那個最好的自己。

                不管怎樣,人總是要有夢想的,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裏都是流浪。現在雖苦,雖難以戰勝困意,但只有被火燒過,方能出現鳳凰。可能現在我們認爲苦不堪言,但這只能說明我們累了,因爲我們在走——上坡路!

                任何人在任何時候都可能會失敗,就算飛不到成功的彼岸,也會是最好的自己。即使努力也是徒勞無功,也不枉骰子怎麽玩曾努力過、熱血過、青春過。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