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owkeca"><tr id="owkeca"><b id="owkeca"></b><th id="owkeca"></th></tr><table id="owkeca"><span id="owkeca"></span><small id="owkeca"></small></table><center id="owkeca"><label id="owkeca"></label></center><em id="owkeca"><ins id="owkeca"></ins></em><optgroup id="owkeca"><dfn id="owkeca"></dfn></optgroup></div><style id="owkeca"><option id="owkeca"><dl id="owkeca"></dl><font id="owkeca"></font></option><fieldset id="owkeca"><pre id="owkeca"></pre><dl id="owkeca"></dl><dd id="owkeca"></dd><bdo id="owkeca"></bdo></fieldset></style>
    • 

      今晚持碼開什麽_我,被誰判處終身孤寂

      2020年01月20日
      6944條評論

      那年時光依舊,藍色的湖水,白色的海鷗,幸福的家庭。
      ——題記

      七年,世界一片幹淨純粹。沒有任何雜質,開心的時候就笑,傷心的時候就大聲的哭,自由自在快快樂樂。而那些時光也是今晚持碼開什麽永遠的懷念和回憶。

      小時候因爲家庭的原因,我們一家人搬到一個四面環山的地方,那裏沒有鄰居,沒有便利店,更沒有超市。一切都是大自然賦予的。距離住處不遠有個淡水湖,很大很廣一眼望不到邊,湖水甘甜清澈,魚蝦成群。房子的四面都是山,威嚴的聳立著。山上有各種花草樹木,還有野果,有棗樹、野葡萄、櫻桃、山楂等很多種,記得還有一種乳白色的水果也很美味,只可惜忘記了名字。山裏有野羊,翻過一座山一個村子的人經常打野羊回去賣。一家人住在那裏雖然辛苦卻也樂在其中。所謂“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當上帝爲你關上一扇門的時候,同時也會爲你打開另一扇窗。雖然家庭窘迫無奈搬離,上帝卻賜予了我們一個山水寶地,因爲當時年紀小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剛搬過去的時候我還是襁褓中的嬰兒,所以理解不了父母的辛苦。父母在那裏的七年時間雖然辛苦可是兒女成雙一個個健健康康卻也十分滿足。沒有人與人之間的紛擾,沒有謊言,敞著門也不會有小偷,就像陶淵明筆下的世外桃源。

      有一次我們一家人打算去湖邊洗澡,我和妹妹很興奮的去拿衣服過去父母身邊,可能是太高興還是跑的太快,我摔倒爬在了地上,然後爸爸拉起了我很生氣的打了我幾巴掌,力氣很大,當時就哭了,因爲不知道爲什麽摔倒了本來就很痛還莫名的挨了幾巴掌。去洗澡的時候媽媽說屁股上有幾道紅色的巴掌印。其他的我就忘記了。小孩子的傷心總是一會兒就好的,長大後和媽媽說起這件事。媽媽說因爲當時家裏窮,有事煩躁,正好我碰槍口上了。現在想想也是理解的,錢財當道的社會窮就代表和最底層。

      當然開心的時候還是有很多很多,我和哥哥妹妹會一起乘船去找打漁的爸爸媽媽,一起過家家,玩遊戲。一起摘野果采鮮花。我整天哼著自己編的歌兒,唱的再爛也沒有人笑話我,我可以肆無忌憚的高歌呐喊。因爲大自然太美好心情舒暢,所以我們幾個一直都是健健康康的。上帝偶爾也會調皮下,比如再媽媽洗衣服的時候,我突然掉水裏了,媽媽則毫不猶豫的跳下去救我,嚴寒天氣幸好無礙,上帝是在試探母愛的偉大嗎?

      碧水藍天下的人們總是忽略了身邊的美,爸媽對山裏生活的態度完全不同,媽媽說她再也不想去了,那些年愛美的媽媽打扮的像一個十足的大媽,或許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而爸爸卻覺得苦中有樂很懷念,是啊!那時候一家人都在一起即使沒有錢,卻有親情的溫暖,可如今爲了生計爲了更多的錢一家人到過年的時候才有機會聚在一起。

      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心的棲息地了。如風的過去消失的無影無蹤,如果可以我想離開這個繁華而冷酷的城市,尋得一處碧水藍天,看夕陽西下雲卷雲舒,悠然自得過余生。可惜想象和現實完全不同。

      請風停留告訴下我家在哪裏,心又安放在何處…

      年華漸行漸遠,時光越走越淡,很長的一段日子裏,我的世界沒有歡聲笑語,只有那黑夜裏寂寞,一遍又一遍吞噬著心田。
        
        就在那離別的季節,恍若隔世般,從此再也看不到遠方的影子,默默的流連于微涼的夜色裏,心頭百感交集,卻只能獨自深埋,如此華麗,如此蕭條,也就是那個季節裏,我曾認真的對待過青春,認真到自以爲感動了上天。
        
        或許感動這個詞,對于我來說,常常會流露出真實的想法,勾起我小小的情緒,惹下我的眼淚,模模糊糊的蕩漾在眼眶的邊緣,潮濕了我原本幹涸的臉龐。
        
        你還記得嗎,年少時我們一起發過的誓,隨著日子一天天的變遷,最終沉默地沉沒在深海裏,找不到來去的方向。或許人生總是會遺忘一些東西,你在岸邊徘徊,我在海底尋找,你來的時候山也無聲,我去的時候海也無語,我們都是一個人靜靜的品嘗那份孤寂,誰也沒說出那絲絲入骨的傷痛,有多麽的難舍難分。
        
        忘記了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習慣了躲在喧鬧的背後,不是不想去與別人一起歡呼,只是很寂寞,想一個人找個安靜的地方偷哭泣。已經記不清多少個夜裏獨自留著淚睡著了,也想不起多少個清晨,當醒來的時候枕頭卻濕了。
        
        回眸憶起感觸,太重;回首望穿秋水,太難。人說,背上行囊,就是過客;放下包袱,就找到了歸宿。而我則走走停停,搖晃人世間,也遊蕩了很多個城市,也與許多人擦肩而過,卻依舊沒有找到可以讓自己停歇的地方。
        
        夢裏彷徨,一個人傻傻的望著天空發呆,一個人的天空,總是很憂郁,很迷茫,片片心愁如雨落般敲響了磚瓦,不安份的跳躍而起。浮塵年華,過了季節,終究還是抖落成空。轉身的背景,不知被何物喚起了憂傷,一時間竟不由的黯然凝噎。恍惚間,對這個城市失去了安全感。
        
        懷著這麽一種惆怅的思緒,想起了那年一起走過的原鄉,聽過的笛聲,唱過的歌謠,看過的流星。瞬間呈現出一副美好的畫卷浮在我的眼前,好想再去做一個追風筝的少年,好想再去守護風筝下一個莞爾而笑的姑娘,好想……好想……
        
        可惜,年華的輪盤跨越了整個世紀,如今的天空下再也沒有了當時的我,而你,也隨著馬不停歇的時光,早已改變了音容笑貌,一邊懷想,一邊遺忘。
        
        憶往昔,歲月中留下多少個景象,使我們留念,腦海裏留下幾多個人物,使我們遐想,回不到的過去,愈發悲涼,突然又想滾落一滴淚,忍住擡頭把淚水停留在眼眶中,不知是自己太過于感性,還是,我們的曾經本就經不起回憶,以至于最後,連痛,都無法歇斯底裏的呐喊。
        
        時光就這樣翻過了一頁又一頁,原來那些淡黃的畫卷,都是我們成長的經曆,所有的不舍,所有的不甘,一陣秋風過處,早已是風卷塵埃,而那年的情天恨海,卻交錯在我們的相遇初見裏不願揮去。
        
        或許這正是我終身孤寂的理由,只是忘記了是被誰判處的,是你?是時光?亦或是今晚持碼開什麽自己?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