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zumsvj"><fieldset id="zumsvj"><code id="zumsvj"></code><del id="zumsvj"></del><table id="zumsvj"></table></fieldset><ul id="zumsvj"><th id="zumsvj"></th><q id="zumsvj"></q></ul></thead><del id="zumsvj"><button id="zumsvj"><dd id="zumsvj"></dd></button></del><dl id="zumsvj"><optgroup id="zumsvj"><dl id="zumsvj"></dl><i id="zumsvj"></i><li id="zumsvj"></li><label id="zumsvj"></label></optgroup><tbody id="zumsvj"><li id="zumsvj"></li></tbody></dl><pre id="zumsvj"><thead id="zumsvj"><legend id="zumsvj"></legend><big id="zumsvj"></big><i id="zumsvj"></i></thead><div id="zumsvj"><button id="zumsvj"></button></div><ol id="zumsvj"><thead id="zumsvj"></thead><option id="zumsvj"></option><li id="zumsvj"></li><ul id="zumsvj"></ul><u id="zumsvj"></u></ol></pre><div id="zumsvj"><style id="zumsvj"><noscript id="zumsvj"></noscript><table id="zumsvj"></table></style></div>
  • <em id="zumsvj"><noframes id="zumsvj"><button id="zumsvj"></button><dfn id="zumsvj"></dfn>
      • <small id="aq59ix"><blockquote id="aq59ix"></blockquote><big id="aq59ix"></big><noscript id="aq59ix"></noscript><tbody id="aq59ix"></tbody></small><kbd id="aq59ix"><code id="aq59ix"></code><table id="aq59ix"></table><strike id="aq59ix"></strike><dfn id="aq59ix"></dfn></kbd>
        • 星際調茶師/小米

          話音剛落,他一支箭般的沖了出去,向迎面的風抗衡。星際調茶師沒想要跟上去,可他劍拔弩張的架勢又分明在向我挑釁。不由的,腳不自主的一前一後的加快了節奏,一樣的頂著風沖了出去。幾個月以前也是一樣的場景,你追我趕,我們一前一後像今天這樣跑著那是爲了中考,練習跑步。

          我想到過去的種種,心中不免的格外興奮,消得幾步,便與他並肩了。他沒有看我,依舊目視前方,顯得堅定而不可懈怠。就這樣的,我們並肩圍著操場跑好幾大圈。這次不一樣,他依然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而我卻有些吃不消了,勉強維持著與他不遠的距離。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無意的誇口,而意外的使他改變人生的價值取向。不是便罷,若真是那樣,我卻絲毫高興不起來,反而內心卻要負上更多自責。我開始懷疑:一句話對人的影響究竟有多大,又會使人做出多大的改變?對于小米那是意外,意外的說了一句意外的話。而對于其他人我有那麽多毫不經過思考的話,那究竟對他們造成了多大的傷害,他們會一直記得那個無心人的無心話嗎?我不得而知。

          大家常見的是富婆借jing生子,我這次說的是女星借種!

          估計有人會說扯淡,明星還需要幹這種事情?

          那你得看是什麽樣家庭的女星。加入豪門的女星就不一定了。

          男人都很要面子,特別是有錢的男人或者富二代,都是相當自負的,根本不會去考慮自己不舉。

          如果生不出孩子,鐵定是女人倒黴。聰明的女人就會想辦法。

          本來這事,我打算爛在肚子裏,可他們咄咄逼人,我也沒必要保密了。

          我叫程生,七七年生人,九八年大學畢業後從事過很多職業,一直都不如意,渾渾噩噩到了2005年,因爲調查女星王x借種的案子時,卷進了那場觸目驚心的黑暗裏。

          事情要從那年初春說起,記得北京這邊天氣還是比較冷的,我從線人吳某那裏得知王x想要借jing生子。

          聽到消息的時候,我很驚訝,因爲據我了解,王x跟李大少新結婚不久,且自從嫁入李姓豪門後婚姻似乎一直很美滿。應該不至于發生這樣的事兒吧?

          不過對方卻給我提供了一份醫院檢驗報告,我看了以後有些相信了,原來是她老公那方面不舉,估計王x考慮在李家沒孩子怕是待不安穩,所以才想到了這麽個事兒。

          我不知道吳某是從哪裏得到的消息,也不知道他手裏的那份醫檢報告從哪兒來的,不過,我相信了這樣的事實。

          王x不知道通過什麽途徑找到了個基因讓她十分滿意的種馬,姓名身份不祥。而根據吳所提供的消息,他們很有可能在當天晚上進行‘交易。

          我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雖然明明知道富人的圈子很亂,可當知道這個內幕時,還是挺爲李大少不值的。

          根據吳某提供的情報,得知“辦事兒”的地方是在市郊的一處賓館。看來這個王x很聰明也很謹慎,要不然也不會選擇市郊吧?

          我說那就難辦了,吳卻給我打了定心針,說是他已經裝好了紅點兒(這是行話,針孔攝像頭的意思)

          我瞬間有點兒覺得靠譜了,就預先付了一半的線人費,他讓人給我送來了接收設備。

          當天下午背著電腦,我約好同事小楊就前往情報上指明的那家賓館,賓館很破舊。

          望著眼前的情景,小楊有些不太相信,程哥,不會是被坑了吧?那麽有錢的人會來這破地方?原本我心裏就沒什麽底,被他這麽一說,瞬間感覺線人費打水漂了。

          不過既然錢都花了,多想無益,我倆就在斜對面租了間二樓上的民房,隨意住下。反正只住一晚上。

          等待的時間很漫長,小楊將設備調好後,我倆一邊啃著方便面一邊觀察電腦中情景。分辨率還可以,從角度來看,應該安插在空調的風口裏。

          大約晚上十點多鍾,我都快要睡著了的時候,門,開了!

          一男一女,女的雖然帶著帽子,但對她熟悉的我還是一眼就能認出來,另外一名身材修長的男人印象,估摸著應該就是那‘配種’的種馬男了。

          我跟小楊倆相識一笑,不約而同的松了口氣,這價錢沒白花啊,絕對能上頭條!

          兩人先是一言不發的屋子裏掃視了一圈,當那個男的將視線朝我掃過來的那一瞬間我倆緊張的連大氣都不敢出!

          不過,慶幸的是,他好像並沒有發現。接著兩人一坐一站,很小聲的交談著什麽,然後王x從包裏拿出了一張卡,很顯然是付錢。

          小楊有些嫉妒的罵了一句,這待遇。我笑了笑沒說話。

          那男的收下卡,兩人就開始脫衣服。

          接著燈熄滅了。

          我再次慶幸,幸虧裝的是紅點兒,要是黑點兒,那就只能聽聲兒了。

          沒一會兒鏡頭裏的兩人就開始前奏,王x顯然不太喜歡。所以很快的就開始進入主題了,紅外效果中的畫面,讓我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心裏那叫一個煎熬與嫉妒。

          起起伏伏與喘氣連連的過程一直持續了半個多小時,隨著一聲粗喘聲後歸于平靜,我一點兒都沒敢馬虎的觀看了全部過程。小楊就更不用說了恨不得把臉貼屏幕上去。我笑罵他沒出息。

          而後王x對趴在他身上的男人說:成不成就這一次,這件事情你要是敢泄露半句,我肯定不會放過你!

          那男人卻沒吭聲,而是緩緩的從床上爬起來,消失在我的鏡頭視野中,我想他可能上衛生間了?

          可讓我沒想到的是等他再次出現在我視野當中的時候手裏居然多了一細長的繩子,悄悄的走到背對著他穿衣服的王x身後,忽然拿起繩子狠狠的肋上了!王x不停的在床上掙紮,幾分鍾後居然不動了!

          我跟小楊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驚呆了!

          死人了?

          等我反應過來後,畫面一黑,就什麽都看不見了。

          我心想不好,就讓小楊查看視頻怎麽回事?

          特麽的,不是說好的借jing生子嗎?怎麽會殺人啊?

          我的大腦裏種馬男猙獰的表情跟不停掙紮的王x!

          真的殺人了?

          小楊有些氣餒的說,不是電腦問題!

          我努力的平息了心裏的恐懼,猶豫了一下後選擇了報警。

          報完警後,我跟小楊倆哆嗦著抽了一根煙,小楊是個沒什麽主見的人,估計也是頭一回碰見這樣的事兒,就問我怎麽辦?

          我猛吸了幾口煙,然後來到了窗戶旁邊!想看看那該死的種馬男是往什麽方向跑的!

          可就當我跟小楊倆走到窗戶往那賓館門口望去的時候,卻發現好像有兩個人從裏面出來,從身形上看是一男一女。

          輕輕的風撲打在身上,依然刺骨,也把夜裏的星星一並吹走,夜空單調的可怕。也許是爲了填補無語的尴尬,他問“你還在寫嗎?、你寫的很好、你該寫下去”,我受寵若驚,忙答“嗯,在呢...”我們繞著操場邊走邊談。偶爾從身旁經過一兩人,竊竊私語著,又朝我們詭異的笑,這不禁令我毛骨悚然,再加上這冷風的吹。小米和我打賭,如果再像從前那樣繞著整個操場跑,我一定跑不過他。

          在那時他是我的同班同學,我還習慣叫他“老鄉。”我們的老家都在一個叫茶店的小村,但與茶沒有任何關聯。大概是因爲同鄉的緣故,我才和他略有交集。他似乎很看重這份“同鄉”的關系,但那時我和他走的路恰好相反,可究竟是“人鬼殊途”,我們的關系一直不鹹不淡,時好時壞。

          “你還記得嗎?”他又是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話,這倒是和以前一點沒變。“什麽?”我停了下來,一臉狐疑。他也停了下來,滿臉失望的看著我,“哦,你忘了。”他悻悻的回答。

          他的表情顯得堅定而決絕,讓我有幾分畏然。我知道他是當真了,也知道他是如何想的。但我在敬畏他的同時,心底有不免有些自責,我這算什麽?一個僞強者對一個真弱者的宣言麽?這句話出自我之口,而銘記于他心。說話者無所忌憚,聽者卻以爲然。

          遠遠的就看見他朝我這邊走來,在一排排灰暗的路燈下,他顯得又矮又瘦.我朝他招手,他微微的點了點頭,到了我身旁。先是虛寒問暖,客套了好一陣子.我問他"近來可好?",他說了一大堆,我記不大清楚,大概意思是後悔了醒悟了明白了,總之,之前的一切,他做錯了。我們並排著走,我眉飛色舞地給他介紹我所在的學校,他只是低著頭,沒有答話。星際調茶師也漸漸的停止了講話,只是和他默默的繞著操場走。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