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w7c0qd"></optgroup><thead id="w7c0qd"></thead><dt id="w7c0qd"></dt><style id="w7c0qd"></style>
  • <noframes id="w7c0qd">
    <small id="w7c0qd"></small><center id="w7c0qd"></center><style id="w7c0qd"></style><strong id="w7c0qd"></strong>
      • <form id="s7ufp4"></form><big id="s7ufp4"></big><ins id="s7ufp4"></ins><q id="s7ufp4"></q>

        彩之源,秋思 高三作文900字

        小樓昨夜又春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好聲色,不恤國事的後主沒有此間樂,不思蜀的開闊。時光不斷流逝,春風一度又一度的輕拂卷來了深宮歎惋。作個才子真絕代,可憐薄命作君王。千百年來人人望而不及的王位對李煜來說,是不幸!亡國的余音時時環繞在耳畔,筆下流出的是驚天地泣鬼神的回聲。春風年月,似這樣無奈,而昨夜來風,能堪稱知音。彩之源沒有體驗過千古帝王事,自然不知道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歎息,可我卻懂小樓昨夜又春風。流落易逝的年華,在不經意中已成悔恨,少不得昨夜來風的淒涼!也許,這細細的春風需要生活的概括和補敘,也正因此,我時常羞澀于筆,不能一展夜風的才情,也就沒能流出讓人誦讀的詩詞。

        黃昏之後,便是一條蕭條冷落的長街,兩排燈光,不再使這夜更燦爛一些。倒是那風,一陣陣親臨,似這般柔弱,冷不防一個寒顫,勾勒出串串遐思。

        沒有人能喜歡風,更何況是這晚來晚急。彩之源習慣了與風的親戀,相挨得那樣的緊密。任歲月流逝,年少輕率的稚氣已不複存在,依稀有些回憶,都是那輕風月夜,流露著短瞬的永恒。如今,還在風中,找不回童心的真切,摸不到年幼的翅膀,細微中只記得,自己還喜歡這風,在淒冷的月夜。

        在京城阿Q果斷地剪掉了那根黃毛小辮,在一家洋學堂交了學費,在那裏他開始練習握筆、習字、說洋文,學習改革制度,思想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那裏他知道了什麽才是真正的革命,想起自己的革命真是笑掉了大牙。阿Q本來就不笨,他充分發揮自己的潛能,認真地學習,學得了許多東西。

        版權作品,未經《星火作文》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趙太爺給他一個嘴巴,他坐在囚車上遊街,四年前,那只餓狼跟著他要吃他的肉這些阿Q早忘得一幹二淨,唯有在公堂上畫圓圈的事仍使他記憶猶新,那畫圓圈的情景一次又一次地在他的腦海中閃現。阿Q立志要把圓圈畫圓,但最終還是畫成了瓜子模樣,他羞愧自己畫得不圓,惟有圈而不圓,卻是他行狀上的一個汙點。他這才意識到自己連這麽簡單的事情都辦不成,早已被社會淘汰了,自己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改革自己。首先應該去學堂練筆,只有筆握穩了那圓圈才會圓,然後他一邊走一邊想,便不知不覺地來到了土谷祠,他推門進去,裏面漆黑一片,管土谷祠的老頭也不知道哪裏去了,他摸到那個熟悉的地方躺下便睡了,這一夜他也算睡了個安穩覺。第二天起來,他驚異地發現案桌上有十多塊大洋,這是未莊人獻給土谷祠的香火錢。阿Q揀起十多塊大洋在手中捏了捏,便裝進自己的衣兜裏。他想:這十多塊大洋正好給自己交學費,想著便沖出土谷祠,走上上京的路。

        推薦閱讀:

        看著夜風蕭瑟中初戀的風景,構思過生活的畫面。挽臂輕過小橋,月光如銀,灑落在長亭古道,舂風吹拂的快意,減去了臉頰陣陣紅韻。偶而看到背對長橋,望著一碗清水,清風細細拂動黑發的靓影,在等待中的清快是悠閑自若,真不忍心看到有人會去破壞這個世界的純潔。如今都成回憶,再一次獨自邁回長橋,始終覺得這橋太長太落寞!

        不幾天,未莊大興土木,建學堂、建魚塘、辦紡織廠,半年後一切工程竣工,白天人們幹活,晚上在學堂上三個小時的課,由阿Q任講師,在這裏阿Q不僅教人們讀書識字,還向人們講述了好多道理。人們的心田得到了知識的滋潤,人們的思想境界得到了升華,未莊人從此彬彬有禮、團結友愛,生活過得美滿幸福。

        版權作品,未經《星火作文》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