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玩骰子/北京遊記

       海鷗選擇大海,實現自由;白楊選擇沙漠,實現堅韌;蠟燭選擇燃燒;實現價值。
      人的一生也是如此,盡管跌宕起伏,但選擇是人生不變的主題,玩骰子選擇誠實,實現成長。
      小時候,父親對我很嚴厲,母親也是個急性子、暴脾氣。我經常生活在提心吊膽的日子裏。走個路似乎也要小心翼翼,大氣也不敢出似的。
      今天,風似乎有些大了,諾大的天空就像一塊磨開了的石墨,籠罩在城市上空,壓得人喘不過氣來,陽台上的衣服被吹得七零八亂,就連陽台上的栀子花也無一幸免,搖搖欲墜,幾欲零落。
      “女兒,爸爸媽媽出去一下,千萬別亂碰家裏的電器啊!”媽媽鄭重其事的告訴我。“哦”我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哈哈”,我仰天長笑,大喊一聲“自由啦”。便急匆匆的往電腦房跑去,像閃電似的。“沖啊,沖啊!”我激動得大喊著,似乎這樣就能勝利似的。可總是事與願違,我又敗下陣來,怎麽老是輸呢!嘴角癟下來。
      火氣像小火苗一樣蹭蹭的躥上來,臉色也越來越鐵青,可我又不甘心,最後決定再玩一次,如果還是輸,就去看電視了。可最後事實證明,我是不行。我又像個鬥敗的公雞一樣敗下陣來。火氣就像火山口的岩漿不可遏制。
      “砰砰”發現那個父母不常用,但我卻經常用的耳機壞掉了。始作俑者就是我,徹底呆住了。過了兩三秒,心底開始害怕了,天哪!我怎麽這麽暴力啊!這下該怎麽跟嚴父嚴母交代啊!他們一定會用眼神淩遲處死我的,亂刀射死我的。冷汗如雨滴般的從額頭上滲出來,密密麻麻的。
      頭頂上空突然冒出兩股濃煙,化作兩小男孩,一黑一白就像煉獄裏的黑白使者。白使者輕挑前額的碎發,對我說:“主人,不要著急啦!向你的父母說明白事情的緣由就好啦!誰會舍得怪罪主人你呢”!黑使者立馬指著他的鼻子,怒罵道:“你真是笨,主人的父母對待小孩一向是軍事化管理,說出去肯定會被生吞活剝,要不撒個謊,就說是耳機自己不知道在什麽時候壞掉的,被發現了硬說不是自己弄壞的,要不就說是某只欠揍的小老鼠偷吃奶酪時,看走眼了,啃起了耳機!要不就說……”白使者立馬打斷他,兩手叉腰,怒吼道:“到底是誰笨啊!你用你自己的腦子想想,耳機好好的會壞掉嗎!小老鼠會那麽沒眼光去啃那麽沒營養的東西嗎!還不如照我說的做,直接坦白,有句古話不是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嗎!”就這樣你來我往,火藥味迅速在空中彌漫開來。我本來就夠煩了,想著怎麽辦,是瞞天過海,還是坦白。心一急,對他們吼道:“你們吵什麽,還不趕緊從哪來打哪回去,在這瞎吵什麽,嫌我不夠煩是吧!”兩個使者又迅速化作一團濃煙,摸摸鼻子,灰溜溜的跑出我的視線。空蕩蕩的房屋重回安甯,我的內心卻躁動不安。心裏止不住的打著算盤,到底是聽白使者的呢還是黑使者的呢!權衡一下利弊,似乎黑使者的更安全一些,可以讓我避免戰火。可是外婆從小就告訴我撒謊的孩子是要被警察抓走的。
      就在這時,輕輕地鑰匙轉動的聲音,怎麽辦,爸媽回來了。爸媽一進門就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我連忙慌慌搖頭。我就這樣慢慢的在父母打量的眼神下挪進房間。到了晚飯時,我實在是煎熬不下去了,決定聽取白使者的意見,坦白從寬,大步走出房門,選擇對爸媽說實話。爸媽正坐在客廳裏看新聞聯播。
      我唯唯諾諾的說明了事情的緣由,爸媽只是沉重的點點頭,我小心地打量了一下。突然,只聽見“哈哈”的笑聲。爸爸媽媽他們告訴我:你又成長了一點,因爲你懂的選擇誠實,實現成長。
      趴在落地窗前,仰望星空,天空不再僅僅是诙諧的色調,閃耀的群星爬滿了星空,熙熙攘攘,一閃一閃的眨著眼睛,似乎在對我微笑呢!像是在慶祝我懂得了正確的選擇會給我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獲!

      參加夏令營的五天四夜裏我的耐力得到充分的鍛煉,比如體力——每天馬拉松似地走路,比如耐心——多次的不必要的等待,又比如消化能力——對小米粥的恐懼(其實綠豆粥還好,就是看起來讓人沒食欲)。但是真正讓我終生難忘,讓我從新認識自己的還是爬長城。
      去北京之前爸爸直接告訴我:長城太陡了,你就不要爬了。同學告訴我:台階太高了,難爬,我都沒爬上。我和從小一起長大的表妹說起:人生難得一次,死也要爬上去。
      那天去長城坐了兩個多小時的車,早餐沒吃好又有點暈車。我們爬的是天下第一雄關——居庸關,站在長城腳下時妄自菲薄地想長城也不是很高,肯定能爬上。因爲時間原因,書記給我們選了一條最陡的路。剛開始上長城時人很多,可以說是很討厭的擁擠,但越往上越覺得看到人就是動力。長城設計的很巧妙,就是在爬的時候你能看到最高的地方只有下一個烽火台,你永遠不知道後面還有幾個烽火台,還有多遠,如果你不一直爬,你永遠都不知道終點在哪裏。我不想追究它的設計是否有意,有怎樣的含義和作用。我唯一確定的是這樣的長城真的很折磨人。作爲體育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就一直倒數第一的宅女,我在期間的狀態分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滿懷信心地、輕松地爬。覺得長城沒有想象中的陡,甚至詫異第一雄關的稱號。那時並不知道到後面我得爲我的無知付出怎樣的代價。最高的烽火台是18號,而我第一階段狀態的結束在2號烽火台,卻感覺體力還剩一半,我第一次坐下休息了。我知道對于很多人來說再上幾個烽火台也不會覺得累,于是在北京第一次我對自身體力的失去了自信。雖說下長城後得知楊洋老師只爬了兩個烽火台,我的自信就回來了,但當時心情一下就變得緊張了。
      第二階段;失去信心、靠意志力支撐著痛苦地爬。這個階段爬了大概十個烽火台,每爬一個休息一會,期間擦了多次藥水和吃了幾次巧克力以防昏眩。每時每刻都有要暈倒的感覺,汗如雨下,把背包浸濕,耳邊出現耳鳴,把外界的聲音隔絕只剩下自己急促的呼吸聲。已顧不上被太陽烤的熱辣辣裸露的皮膚、手扶鐵欄杆的地方燙出的水泡,只剩下一步一步數著台階向上爬的如行屍走肉般的我。我無數次的想要放棄,可笑的竟是我那優柔寡斷的性格鼓勵了我,我對自己說:上去固然艱難,但你現在怎麽下去?腳都軟了,真是不可謂不謂上山容易下山難。最後實在堅持不住的時候就把山頂想成自己理想的大學,一遍又一遍地羞辱自己:連長城都爬不上去的人,你憑什麽認爲你可以上大學,拼搏的高三也要這般放棄嗎!這一下倒好,學習的壓力也被我帶出來了,自己對于父母不信任的不甘心,對于學習成績的不甘心,對于不被認可的不甘心的情緒被激發了,一度哽咽地爬著階梯,想起來還真是是悲壯啊。結果暈車時不適的症狀也被帶出來了,在烽火台裏的垃圾桶吐了。吐完後倒是覺得輕松了些,還在繼續爬,竟然被我追上了一小分隊。于是我的內在激勵變爲團體激勵,進入了我的第三個狀態。
      第三階段:重拾信心、體力透支艱難地爬。這個階段基本上體力透支的厲害,每爬二十個台階就要站一下,每次小隊在前面准備休息完時,我才來到休息點,因爲怕落下更多所以基本沒怎麽休息。期間一直擔心爬上去下不去,一位家長就安慰我說上去了就一定下的來,還爲我遮陽。要是平時她這樣和我說我可能不會有感覺,但當時真的感到很溫暖,很受鼓勵。這應該就是爲什麽人應從善的原因吧,因爲你可能不會知道一點小小的關懷會給人多大的鼓勵和溫暖。爬的過程不覺得長城有多漂亮,畢竟陽春的山也漂亮,從小也在山上玩大的。但是到頂的時候才發現長城有一種霸氣,他是雄偉的美,震撼人心。
      這次雖然沒去多少地方,但心中夢寐的北大未名湖,大劇院,鳥巢、水立方、故宮、天安門廣場都去了,北京的美也領略了,很滿足。還聽了清華教授的讓玩骰子感動的落淚的演講。真的感謝學校提供的機會,和帶隊老師的的努力和關懷。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