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yle id="x6jsri"></style><pre id="x6jsri"></pre><ins id="x6jsri"></ins><select id="x6jsri"></select><span id="x6jsri"></span>
          <kbd id="x6jsri"><blockquote id="x6jsri"></blockquote><dd id="x6jsri"></dd><th id="x6jsri"></th><blockquote id="x6jsri"></blockquote><code id="x6jsri"></code></kbd><option id="x6jsri"></option><del id="x6jsri"></del><label id="x6jsri"></label>
          <small id="x6jsri"></small>
            <div id="816lye"><table id="816lye"><code id="816lye"></code><tbody id="816lye"></tbody><ins id="816lye"></ins><tfoot id="816lye"></tfoot></table><tt id="816lye"><span id="816lye"></span><bdo id="816lye"></bdo><strike id="816lye"></strike><style id="816lye"></style><table id="816lye"></table></tt><big id="816lye"><li id="816lye"></li><blockquote id="816lye"></blockquote><label id="816lye"></label><button id="816lye"></button><dl id="816lye"></dl></big><div id="816lye"><ins id="816lye"></ins></div></div><li id="816lye"><option id="816lye"><address id="816lye"></address><dir id="816lye"></dir><select id="816lye"></select><center id="816lye"></center><table id="816lye"></table></option></li><button id="816lye"><u id="816lye"><button id="816lye"></button><tfoot id="816lye"></tfoot></u><b id="816lye"><code id="816lye"></code><strong id="816lye"></strong></b></button><strike id="816lye"><address id="816lye"><strike id="816lye"></strike><i id="816lye"></i><kbd id="816lye"></kbd></address></strike>

            彩八對戰-絕色春天

             轉眼間嚴冬已逝,春天已悄悄的來到人間。春天,是美好的季節,是充滿詩情的季節。自古以來,寫春的詩是數不勝數,那是因爲春天景色迷人,處處皆可作詩。
            “一年之計在于春”正像這句諺語所說,春天是四季中最美好的季節。它代表著一年新的開始,它彙聚這綠色的氣息,它激勵彩八對戰們奮鬥,它促使我們成功。
            春天,在我們眼中是一個分外妖娆的姑娘,甩動著長長的烏發風靡全球,給每家每戶帶去了希望;也是一本讀不完的書,奉獻給我們無數的驚奇;更是一團熄不滅的火,燃燒著我們每一個人,鞭策著我們前進。
            一提到春天這可愛的字眼,我們立刻會想象出一角春的景色:草原上,一望無垠的小草,像一張直鋪天邊的綠色的毯子。牧羊人們騎著馬,揮著鞭,趕著羊群,遊蕩在這張綠毯上。羊兒們各吃各的,誰也不顧誰,還不時發出咩咩的叫聲,好像在迎接春天似的。
            小河邊,水面上的冰都化了,小河流水嘩啦啦,奏出一曲交響樂。清澈的河水像一面厚厚的玻璃,河底的水綿,我們看得格外清楚,河底的魚兒,蝦兒在水綿間徊遊、覓食、嬉戲好像也在迎接春天似的。河堤上的春意更濃,堤岸邊的垂柳枝條不知不覺綠了,正像詩中所說“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再加上樹頭上鳴叫的黃鹂,遠處河面上飛落不定的白鹭,那真可謂是“兩只黃鹂鳴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田野間,小麥們一齊掀掉白花花的棉被,露出他們的綠色新衣裳,在春風中翩翩起舞。孩子們放學回家,也像詩中寫的一樣“兒童放學歸來早,忙趁東風放紙鸢。”一支支風筝蕩漾在麥地上空,顔色不一,像一片片彩色的雲。風筝高高低低,遠遠近近,歪歪斜斜,形態是各種各樣,勾勒出一副美的風景。
            春天像一位高明的魔法師,把草兒、樹兒變綠,把冰兒融化,把曾飛向南方的鳥兒又喚回來,瞧,春天是多麽的神奇。
            春天這可愛的字眼,加上這美麗的風景,再加上這神奇的魔法,真是天下一絕啊!

             廬州,想象中應該是很靜谧的。月光,應該是冷清的。當這兩種冷色調的景物交織在夜色的古橋下,這是一種怎樣的意境?
            當昏黃的天空吞下最後一縷希望的光芒,我拖著沉重的腳步邁在小橋邊。我一向很喜歡橋的,不是那種氣勢雄壯的大橋。而是只需一座被月光染成銀色的小橋,可以不是新建的,可以不是積雪覆蓋的,也可以不是很多數量的,但必須在橋上要有兩三粒相偎的人影,橋邊怒放的一兩朵雛菊花和橋下緩緩流動的河水,再配上幾絲凝想就再好不過了。
            又想起年少輕狂的自己做過的瘋狂的事迹:第一次當著全班同學讀周記,第一次上課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聽,第一次被新老師斥罵,第一次嘗到另一個世界的滋味,第一次違背自己的意願而離開了那個世界,一切的一切似乎太過于泛舊了。踩著橋邊枯草的露珠,懷著忐忑不安的內心,走向了早已該走過的小橋,一切未知而清晰。
            橋,總是連接著一個又一個的希望和絕望。我無法停留在橋上,我只有扔掉身後的風景,迎向現實。
            夜幕下的橋的另一邊飄來一個人影。輕輕地,幾乎讓我感覺不到她的呼吸。但明顯加速跳動的心髒毫不猶豫地暴露了我的外表。她慢慢的走近我,微微地擡起腳,前移,左肩稍稍傾斜了一點,整個人的姿勢和速度都似曾相識。我感到一股暖流流向我湧來,越來越近,越來越慢。在擦肩而過的一瞬間,我竟沒有停下腳步,只是看了她一眼。霎時間,月光讀懂了她的不舍,流水卻帶走了她的挽留。隨後,一陣芬芳飄過,令我陷入回憶去尋找那熟悉的氣息。“故鄉,你去哪兒!”我猛地回頭喊道。卻僅僅看到了薄薄的霧氣,其中沒有半個人影,好像這一切不曾發生過。而我的聲音卻驚動了前方古樹上的烏鴉,它們揮斥著翅膀離開了這原本屬于他們的古樹,只留下幾片飄落的黃葉。聲音久久地徘徊在橋旁,也驚醒了我沉重的大腦。
            擡頭看見了灰黃的月亮也被染成了白色,彩八對戰的心髒也似乎被月光染成了白色,想起自己一生的沉浮,一生的滄桑,最後默默消失在霧中,僅僅留下幾滴露水彌漫在這悲涼的空氣中。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