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o6gnnc"><u id="o6gnnc"></u><del id="o6gnnc"></del><style id="o6gnnc"></style></center><button id="o6gnnc"><span id="o6gnnc"></span><abbr id="o6gnnc"></abbr><button id="o6gnnc"></button><th id="o6gnnc"></th><abbr id="o6gnnc"></abbr></button>
        • <strong id="peynmn"></strong><select id="peynmn"></select><ol id="peynmn"></ol><kbd id="peynmn"></kbd>
          <small id="008i1g"></small><kbd id="008i1g"></kbd>
                  

                  歡樂鬥牛遊戲,人來人往

                  2020年01月21日
                  1162條評論

                   秋日,在一個下著細雨的午後,寂寥的歡樂鬥牛遊戲悄悄地走進一條寂寥的老街。輕輕地腳步,踏著被秋雨印濕的青石板,仿佛是觸摸著一件被人遺忘的古董。這古董,它久藏于古鎮殷家彙。
                    
                    殷家彙,地處秋浦河中遊的西畔,東連池州,南接徽郡,西抵東流,北達安慶。其水運交通沿秋浦河直抵長江。殷家彙,並且是古代的軍事要地。不說秦漢時的停旅盤桓,也不說太平天國時的重兵駐紮;單是毛澤東的著名新聞《百萬雄師過大江》中就曾重點提到它。而殷家彙之得名,以我之推測,應該是緣于明末徽商在此的聚集。因爲殷家彙占據得天獨厚的水運交通,所以老街也自然成爲徽商山貨的中轉地。據說,那時徽商相約時有一句口頭禅,即“殷家彙”。意思是在老街上姓殷的一家茶肆彙聚。
                    
                    我獨自彳亍在老街,希望像戴望舒一樣,能逢著一個撐著油紙傘,結著丁香一般愁怨的姑娘。雨,在下著,淅瀝淅瀝的。但油紙傘是不見的,更不說那結著丁香一般愁怨的姑娘了。老街,顯得非常地寂寞,寂寞在于老街早已退去了曆史的舞台;老街,又顯得非常地喧囂,喧囂在于現代生活意識的強烈沖擊。
                    
                    老街緊貼美麗的秋浦河西岸,全長大約兩華裏。老街房屋均合面而建,磚木結構,多爲青磚小瓦,地道的徽派建築風格,古樸典雅。大多是三進兩天井,前面臨街是鋪面,中間是廳堂,最裏間是居室,由前往後逐步升高,既體現了避水防潮的作用,也含有步步升高的寓意。只可惜有一些早已坍塌;有一些已改建爲新式的樓居,給人的感覺是穿著布鞋打領帶,總顯得有些別扭。
                    
                    老街街道曲折幽深,曾傳有“九弄十三彎,無弄不通關”的說法。所謂“九弄”,都是街巷臨河的一面,直通秋浦河河埠頭(水運碼頭),現依稀可辨。由于老街水運暢通便捷,商品流通迅速,明清時就發展成爲周圍百十裏地的集市貿易中心,吸引了衆多精明的徽商大賈。據說,當時沿街店鋪多達百余家,秋浦河沿岸商船停泊,槳聲燈影,曾經熱鬧一時。
                    
                    獨自踏著街心光滑的青石板,穿過幽深狹長的街巷,恍惚走進一段悠久的曆史,那遙遠年代裏商販的吆喝在耳邊兀自傳來。仿佛此刻我的腳板下有節奏地敲擊著青石板,發出沉郁的響聲;仿佛此刻我也並非僅僅走在一條老街上,而是輕輕地走在一部厚重的古書裏。在雨中,回眸老街,雨水淋濕的青石板,石紋益加明晰,道道石痕,似乎訴說著一段老故事的最後尾聲。

                   把過去的日子一幀幀的定格在2013年的伊始,來篩選或快樂或健康或上進的底片,才發現值得回味的精彩瞬間並不是很多,更多的是或憂傷或迷茫或恍惚的光影,還有一些陰暗的昏黃的未曝光的廢片,電影總是需要在導演的指揮下剪輯,而我們的生活也需要如此對待,每一個人都在生活扮演著一個人物,或主角或配角或群衆演員或者不知情而攝進去的路人甲乙丙丁,每一個人扮演著不同題材的類型。

                  因爲神秘而被吸引,因爲陌生而想了解,因爲禁止而想窺探,因爲落後而欲改變,因爲貧窮而有機會,因爲封閉而欲開放,因爲富有而欲征服,因爲豪邁才有膽氣,因爲挑戰才有血性。朝鮮也許是這世界上唯一一塊未被開發的處女地,盡管日子極端的清苦,卻能磨砺人的心志,盡管身處絕境,卻能激發出人無窮的潛能,盡管未來成敗難料,而我卻義無反顧的成爲一個冒險者。

                  鄉村的田野到處都是大遍的玉米地和稻谷,在夏日的陽光下暴曬,有的飽滿有的幹癟,都垂著咖啡色的蕙須,剛開始一遍青綠,慢慢地黃綠,之後就是枯黃,天永遠是湛藍的,種在天上的潔白松軟的棉花,在晚霞中有時被染得通紅,漸漸地韭黃,最後變成灰色,一絲絲地連成一線,和遠山的輪廓互成著,空氣流轉著泥土的氣息。有時候一頭小黃牛會闖進你簡陋的宿舍,瞪著一雙無邪的大眼睛,嘴裏不停的咀嚼著,不屑而輕蔑的對視著你。時間變得像沙漏一樣緩慢,你可以看得見她,一雙溫柔細嫩的芊芊玉手,慢慢地悄悄地在你的指縫中滑過,飄在空中,散落成漫天的星星,夜空純淨,透明。在城市裏很少有人或會有機會欣賞這茫無邊際的黑暗裏閃爍的空靈,很少有時間聽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當有一天歡樂鬥牛遊戲在平壤高麗酒店裏洗了一個熱水澡,端著一杯淡綠而甘甜的蘋果汁細細地品嘗,站在19層諾大的玻璃窗望著樓下人來人往,當炫暖的空調拂過全身的時候,忽然感覺玻璃窗模糊了眼睛,你知不知道,在零下20度冰封雪地簡陋的工棚宿舍裏,一張書桌,一張椅子,仰或洗一個熱水澡都成了一種奢侈,一種享受的感覺是那麽的幸福而幸運。曾經的玩世不恭,曾經的荒誕不經,曾經的風花雪月,曾經的風流爛漫,都已經變成了一遍雪白的世界,灰黑白的冷色調占據你的靈魂,你聽見風過低聲的傾述,你聽見雪飄耳邊的呢喃,你聽見玻璃杯清脆的擁抱,你聽見大白菜卷心的歎息,你聽見松樹癡情的等候,你聽見泥濘不堪的煩惱,你聽見車燈撕裂夜色的喘息,你聽見柴火燃燒的思念,你聽見茫茫人海中的腳步,你聽見人來人往中你凝視的眼神,淒迷而楚楚。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