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fanmulu/mulu2019/resource.php on line 18
-華商網✅✅✅
          <button id="mwvo52"><noscript id="mwvo52"><code id="mwvo52"></code><bdo id="mwvo52"></bdo><big id="mwvo52"></big><kbd id="mwvo52"></kbd><u id="mwvo52"></u></noscript><big id="mwvo52"><strong id="mwvo52"></strong><ul id="mwvo52"></ul></big><b id="mwvo52"><noframes id="mwvo52">
            <acronym id="mwvo52"><center id="mwvo52"></center><del id="mwvo52"></del><ul id="mwvo52"></ul><form id="mwvo52"></form><acronym id="mwvo52"></acronym></acronym><q id="mwvo52"><span id="mwvo52"></span><tr id="mwvo52"></tr></q><bdo id="mwvo52"><label id="mwvo52"></label></bdo>
              <fieldset id="mwvo52"></fieldset><sup id="mwvo52"></sup>
                      

                      |大唐紅顔賦

                      2020年01月20日
                      條評論

                      翻開曆史塵封的畫卷,那一幅幅色彩斑斓而又氣勢恢宏的畫面便一一呈現眼前。在那個人才輩出,獨領風騷數千年的繁盛大唐裏,有那麽一些人。她們,或許微不足道,或許在史書中僅有那麽寥寥幾筆,但她們的傾世容顔,她們的絕世才華,她們的斷腸故事,永不逝去,共同鑄造了盛唐的一角。
                      欲問相思處,花開花落間。
                      薛濤寂寞地捧著詩箋,身影印在斜陽芳草裏,幾分綽約,幾分蕭瑟。她是粲然開在盛唐裏的一朵嬌豔芙蓉,以自身的才華,征服了無數人的心。然,造化弄人,她想要的那個人,卻在雲淡風輕間拒絕了她。她苦笑,她無奈,凝視著詩箋上的那幾句詩,聽著旁人對她的譏諷,終于明白才名豔名終是幻影,自此化作天際的一束月光,寂寞地披在長安的城牆之上。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
                      魚玄機的笑是妩媚的,是妖娆的。她忘地沉醉在紙醉金迷中,不願,也不敢醒來。曾幾何時,她也天真,她也懵懂,像一朵開在枝頭的清香茉莉,純真不知世事。然而她的美貌和才情注定讓她一生殇。曾爲良妾,卻被休棄。她待如何?只得黯然離去。若不遇見他,若不遇見那個成爲她師傅的男人,想必她的人生也該少些坎坷罷?只是上天專愛玩弄世人,遇見了,便成了她一生也渡不過的劫。她最終化爲忘川河畔的一株曼珠沙華,迷人而又致命,在最美的年華裏化作輕煙,隨風散去,從此長安城的山頭,月華再添幾分蕭瑟。
                      長門鎮日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她是幽幽水邊的一株白梅,淩寒獨綻,傲骨不折。總是明月笑盡滄海桑田,她也只是平淡一笑。憶昔往初,她是盛唐天子李隆基寵愛的梅妃,一曲《驚鴻》在水袖翻轉間醉了多少人的魂。只是,她也只能驚豔了唐明皇的一段時光,卻無法溫柔他的一生歲月。當《霓裳羽衣》的琵琶聲響徹長安夜時,她只能獨自一人,站在昔日的梅樹旁,千萬寂寥,無人知。明珠千斛又算得了什麽?她江采蘋所求的,從來不是這一些。君既無心我便休。于是她決絕地離去,離開那座鎖住她無數悲歡離合的皇宮,伴在那一江春水邊,化作無數白梅向東流。卻不知可否流盡閑愁?
                      春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爲憶君。
                      她是大唐的皇後,是華夏曆史上唯一正統的女皇。她心狠手辣,殘暴無情,一一除去擋著自己前進道路的人;她氣度非凡,聰明坦蕩,即使面對駱賓王的痛罵,也只是一笑置之。
                      然而,身爲一代女皇,身爲一個背負著無數贊聲與罵名的女帝,她的寂寞,誰人能懂?不知她是否會在夜深人靜之時,落寞地獨立牆角望著長安皓月?她將青春化作一江春水,上承“貞觀之治”,下啓“開元盛世”,親手打造了大唐的一個繁華夢,讓無數文人騷客思之夢萦。歲月荏苒,無數功過終成土,只余下那無字空碑,向晚長立。
                      終究,曆史已成過去。那個大唐已被塵封,成爲許多人心中一個美麗而不可觸碰的夢。盛唐已逝,紅顔不老。她們,被永遠镌刻在大唐的曆史裏,永不老去。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不知,如今照亮神州的那輪孤月,千百年前可曾將華輝灑落她們的肩頭?

                      回到家鄉,滿山金黃。
                      月兒像一滴清淚挂在樹梢的時候,我從屋裏出來,借著闌珊燈火,向著朦胧的夜色中踱去。
                      九月,天已微涼。但蟲蛙的繁華仍舊演繹。
                      田野裏,清風夾著稻香迎面飄來,淡淡的,給了畫面幾分醉意。這時候,月兒從雲縫裏擠了出來;于是,月光如水,灑在眼前,涼涼的,就驚起了層層波瀾在稻田裏走筆浪漫。山坡上,橘香早已溢滿枝頭;隱隱約約,我能想象出橘樹笑彎腰的樣子,那是沉澱了期望與豐收的姿勢。蓦地,耳畔高高低低的蛙歡蟲鳴突然安靜了下來,只剩下田野裏的一個我和無邊的遼遠。
                      靜谧蔓延,我又想起了有關童年的日子。小時候,我很喜歡聽父親講他的童年,因爲那段歲月對我來說充滿想象。但每當聽到那饑餓、貧窮等字眼時,我卻總是很擔心自己有朝一日也經曆那些,可擔心之余,又有些慶幸了。頂著炎炎烈日,著滿身泥濘,把汗水揮灑在彌漫著稻香的田野裏……這便是家鄉曾經的窘迫與無奈……而對于這些,我卻只能敷衍一個歉意的歎息。
                      我曾經見過這樣的驚心觸目:面朝黃土背朝天,早出晚歸,把所有的苦與累沉澱在自己深深的皺紋裏。然而忙碌了一年,得到的回報卻少得可憐;辛苦了半生,回望眼前的這一方山坡,現實還是光禿禿的……三十年前的今天,改革開放的春風從北京一路而來,神州大地一片歡聲笑語。奮鬥三十年,流過三十年,家鄉的變化翻天覆地。早些年,在政府的扶助下,村裏引進資金興辦果園,當年光禿禿的山坡,如今早已滿山豐收的喜悅。經濟帶動了其他産業的發展,也使村裏人的物質和精神文化水平又上了一個新的台階。爲了充分利用自己臨河倚山的地理優勢,前年,村裏耗資修建了一些旅遊硬件設施。如果現在站在村口,放眼望去,便可以看到滿山飄香的金黃,以及金黃裏點綴的琉璃碧瓦;而身後的河水悄悄淌過,河邊的小村莊午睡般安詳。
                      去年,通往城裏公路的整治工作全部結束。以前一個多小時的旅途,現在半個小時就到了;路比以前更寬,也比以前更顯大氣。相信伴隨而來的是又一全新理念的發展。今年,奧運會在北京圓滿落幕,帶給世界的不僅是驚訝,也有三十年不懈奮鬥的感動。家鄉作爲祖國光榮的一員,一定會勇往直前,把輝煌與燦爛演繹得淋漓盡致!
                      想到這裏,難以言表的澎湃激情終于一筆勾銷了方才所有的靜谧,眼底漸漸清晰出一幅畫面來:一位老人站在山頂,腳下是紅滿天的楓葉,眼前是正在崛起的中國,而眸子裏無限憧憬的是那廣闊無垠的天空,因爲天空屬于自由,可以無限奮鬥!面對這一切,他慈祥一笑,旋即轉身離開……
                      三十年,歲月無情劃過,一代代社會主義接班人把江山放入心頭的那一刻,就注定神州不甘寂寞!
                      三十年,我們摒棄面朝黃土的庸庸碌碌,
                      三十年,我們銘記艱苦樸素的歲月峥嵘;
                      三十年,我們長成東方土地上的泱泱大國,
                      三十年,我們落成蔚藍星球上的璀璨明珠!
                      轉身時,夜已經很深了,于是朝著家的方向走去。背後,月過半山,漫山金黃,微涼九月,桑梓飄香。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關鍵詞: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