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dacgy"><dfn id="odacgy"></dfn><th id="odacgy"></th><big id="odacgy"></big><dl id="odacgy"></dl><button id="odacgy"></button></code><dfn id="odacgy"><dl id="odacgy"></dl><select id="odacgy"></select><blockquote id="odacgy"></blockquote><b id="odacgy"></b><del id="odacgy"></del></dfn><tbody id="odacgy"><kbd id="odacgy"></kbd><sup id="odacgy"></sup><li id="odacgy"></li><abbr id="odacgy"></abbr></tbody><dfn id="odacgy"><fieldset id="odacgy"></fieldset></dfn>
                  • <strike id="u81734"></strike><blockquote id="u81734"></blockquote><blockquote id="u81734"></blockquote>
                  • 賭色碟官網網站,我心中的那片綠地

                      提起張學良,就不禁讓人生出無窮的感歎。一個光明磊落的將軍,出于國家民族的大義,爲了促使蔣介石抗日,毅然發動了“西安事變”,又親自送蔣回到南京,從此卻過了長達半個多世紀的囚禁生活。造化怎麽會如此捉弄人呀!

                      盡管張學良受盡了屈辱,但對造成自己悲劇的蔣介石並沒有過多的怨言,在一些重大曆史責任上也沒有诿過于蔣介石,而是一直勇敢地坦承個人責任,其誠實的品質世所罕見。

                      衆所周知,東北是在“九一八”事變時讓張學良不抵抗弄丟的。張學良當時爲什麽不抵抗呢?各種公開的說法是張學良執行的是蔣介石的不抵抗命令。老蔣當時實行的是“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正忙著對付共産黨和紅軍,似乎下這個不抵抗命令就成了自然之事。就連曆史教材上也這麽說。經全國中小學教材審定委員會2002年審查通過的高中曆史教材《中國近代現代史(下冊)》,說到“九一八”事變時是這樣寫的,“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關東軍炸毀南滿鐵路柳條湖段軌道,反誣中國軍隊破壞,炮轟東北軍駐地,攻占沈陽,制造了‘九一八’事變。蔣介石密電張學良:‘沈陽日軍行動,可作爲地方事件,望力避沖突,以免事態擴大。一切對日交涉,聽候中央處理可也。’20萬東北軍執行蔣介石不抵抗命令,不戰自退。不到半年,東北三省全部落入日軍之手。”中國人就在這樣的教育當中,抒發著對蔣介石不抵抗的痛恨之情。

                      然而,曆史老人同賭色碟官網網站們開了一個玩笑,“九一八”事變的真相絕非如此。事變的真相是由張學良自己揭開的。

                      ??首先有張學良的日記爲證。1945年8月,抗戰勝利。東北父老對張學良表現出異乎尋常的熱情,使張很感動。次年1月3日,他在日記中寫道:今天早晨躺在床上沒起來,胡思亂想,想到東北的人們對于我個人的問題,這不單是感情的問題了,真叫我慚愧無地,難過的了不得。說起抗戰階段,我是毫無貢獻。當年在東北時,以前是承老人的余潤,後來我不過執政三年,不但對地方沒有造福,因爲我一意的擁護中央,依賴中央,才有了中東路問題,對俄盲目的戰事。九一八的事變,判斷的錯誤,應付的錯誤,致成“不抵抗”,而使東北同胞水深火熱十四年,今天他們反而對我如此的熱誠,這可真叫我太難過了!張學良的這一段日記說得再明白不過了,“九一八”事變是由于他在戰略戰術上的一錯再錯,才導致最後的“不抵抗”。

                      ??其次,張學良在多種場合談到事變的真相,蔣介石當時並未給他下不抵抗命令。1990年,張學良接受唐德剛訪談時曾“鄭重聲明”,“那個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說不抵抗是中央的命令,不是的,絕對不是的。”他說:我現在就給你講這個不抵抗的事情。當時,因爲奉天與日本的關系很緊張,發生了中村事件等好幾個事情。那時我就有了關于日本方面的情報,說日本要來挑釁,想借著挑釁來擴大雙方的矛盾。明白嗎?我已經有了這樣的情報。所以,那個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下的所謂不抵抗命令,是指你不要跟他沖突,他來挑釁,你離開它,躲開它。當唐德剛談到“我們聽了五十多年了,都是這個說法呢,都說是蔣公給你的指令呢。”至此,張學良連連表示:“不是,不是,不是的。”“這事不該政府的事,也不該蔣公的事。”

                      ??1991年5月28日,張學良在紐約接受東北同鄉會會長徐松林等人訪談時說:“是我們東北軍自己選擇不抵抗的。我當時判斷日本人不會占領全中國,我沒認清他們的侵略意圖,所以盡量避免刺激日本人,不給他們擴大戰事的借口。‘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我下的指令,與蔣介石無關。(《報刊文摘》2008年4月25日)

                      在“九一八”事變這件事上,中國人竟然罵了蔣介石七十多年,說蔣介石冤深似海,一點也不爲過。如果不是張學良主動澄清事實真相,這個黑鍋蔣介石還得一直背下去。因不抵抗而失去東北三省,張學良的過失當然是大的。但如果少帥不自己說出這段塵封的曆史,他的過失誰又能知道呢?況且少帥一經發動“西安事變”,已經成了國人心目中的大英雄,他何苦要自損光輝形象呢?要照我們這些凡夫俗子的想法,少帥起碼有兩條路可走。一,保持沉默,閉口不談這件事情;二,如果實在要談的話,可以打擦邊球,把一切都推到蔣介石身上,這樣既可使自己落一個高揚時代主旋律旗幟的美名,又可大大出一口胸中的惡氣,否則,這幾十年豈不是白失去了自由。反正,蔣家父子已死,國民黨已是日落西山,誰還能奈何張少帥啊!

                      有這種想法的人應當不是少數。君不見,“文革”過去已經三十多年了,至今罕見有誠實之人能爲自己當年的罪孽承擔責任。那些英雄好漢們,要麽對當年之事諱莫如深,要麽就擺出一付自己也是受害者的苦大仇深樣,把責任都推到了偉大領袖的失誤、林彪的陰險狡詐、“四人幫”的爲非作歹上。他們如果處在張學良的位置上,早就隨波逐流把責任推到了蔣介石身上,一些曆史真相甯願隨他們的身體一起爛死,也絕不願告訴世人。在他們這兒,曆史只好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不,是娼妓——了。

                      值得欣慰的是,張學良並沒有去打死老虎,而是勇敢地把“九一八”事變的真相告訴了世人,毅然擔當起了屬于自己的那份責任,即使爲此可能受到世人的非議也在所不惜。因爲他的人生准則是,“出處每懷心耿耿,是非誰較論悠悠”(明于謙《遣懷》),無論是進是退,張學良始終都懷著一顆赤誠之心,不會太在乎別人的說長道短。這樣的赤誠之心,這樣的誠實品格,放眼世界,又能找出幾個人呢!

                       親愛的朋友,或許你的記憶中也有關于“我心中的那片綠地”的一些片段,請和我一樣把它們珍藏在回憶的盒子裏吧。記得過往的那些天真、稚趣、純真的故事,那是屬于我們共同的時光。

                      曾經在一本書刊上讀過這麽一篇文章《幸福之樂園》,讀後深有感觸。勾起了我對深埋在心底的那片綠地—楚龍河的回憶。

                      在離我們家不遠的地方,東南方向裏有一座大山名叫”楚龍“。這裏風景十分優美,景致由小麥、田地,還有一些花花草草所點綴著。這裏面積廣大,四面環山,坡腳有一條河叫”楚河“。那兒镌刻著我孩提時代最深的記憶。

                      “楚龍”這個名字對我而言是再熟悉不過的。這地方我常去,它對我有著特殊的含義,我的孩提時代是在這裏度過的。我有一群形影不離的朋友,我和他們一起讀書,和他們一起玩捉迷藏,和他們一起做任何有趣的事……是我孩提時代最好玩、最有印象的一個地方,這裏曾是我們的“快樂王國”。我們每個人在這片沙灘上用沙描繪我們的理想藍圖,有的要當教師,有的要當宇航員,有的要當城堡設計師,還有的……

                      忘不了,忘不了那些我們曾經共同擁有過的時光和歡樂。想到楚龍,我就會想到當時我們要去楚河時的那片場景,每一次我們都會在學校裏商量好,無一例外,放學之後,我們便先各自回到自己的家中把書包放回去,然後,就會成群結隊的約著一起去,你來我家叫我一下我來你家叫你一下,在一家集中,集中之後看人是否來齊了。來齊了我們就開始出發,30分鍾後便可以到達楚河,到達楚河後我們都會先洗上一個澡,不管是炎熱的夏天還是冰冷的冬季我們都會去洗,洗完之後才踏上我們要去的征程。

                      我們就要去沙灘上堆城堡了。我們一到沙灘上就會先搶著“土地面積”。所以啊,只要你洗的快,那麽你搶占堆城堡的地面就大,洗的慢那麽你就只能占個小空間。擁有自己的城堡基地之後我們便各自忙碌起來,做完後就把各自的作品讓大家看看,看誰的作品更有風格、更有創意然。後棄粗取精就把一天中最好的作品篩選出來,選出來之後封他爲”城堡之王”的頭銜。

                      每一次堆城堡我們都很小心。我們都知道一個完美的城堡是由一次次的堆積組合而成的,深怕自己的一不小心打碎了自己一天的心血,如果打碎了的話那麽就你只能重做了,那樣的話你就不能夠完成你的作品,不能夠完成你的作品的話你就不能夠參賽,,倘若你不能夠參賽的話那是件很遺憾的事。哎,你想啊,一個小孩子一整天自己做的城堡如果關鍵時刻不能夠參賽你說是不是很遺憾呢?我們的宗旨就是重在參與、平等競爭,所以每個人都必須參加,不參加的話就叫他“膽小鬼”。

                      我們每次做的時候都很專心,所以有的時候那些大人們就會叫:“喂!那是誰家的牛把人家的小麥都吃完了”,我們也沒有聽見。哪個聽見了呀,也只是隨便擡頭看一下是不是自家的牛,如果不是自家的話也不回去把牛趕出來,而是坐下來專心致志的做著自己的“夢想城堡”。一天到晚就是做著這些自以爲是的“偉大夢想”,晚上回去的時候有些連牛、鴨子都找不到,回去的時候定要被父母親大罵一番,你今天到底是去了哪裏呢,連牛、鴨子都看不住?

                      可是好景不長,這樣的日子並未持續多久。可怕的一幕終于來臨了,我清楚地記得,那是2003年的一天,雨下得挺大,一下就下了一個月,洪水從河的源頭氣勢洶洶而來,好像狠不得把這眼前的一切都吞噬了,洪水沖刷了我們嬉戲的樂園--楚河。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有的上了中學,而有的沒有上。上了的那些也不是在同一個學校裏,雖說有時回家但也不常去楚河,(因爲小時候的同伴們都不在,而楚河的面貌面目全非)。直到後來自己又上了職高就更不常回家,所以和一些舊的朋友也失去了聯系,想聯系也不易,不過我猜大家都應該很忙吧,也和我一樣努力著、奮鬥著、拼搏著,只是我不知道他們在什麽崗位上、幹什麽罷了。

                      與楚河邂逅,那是我剛上職高的那年,因爲畢業證上的名字和身份證名字不一致,所以回家拿戶口冊,經過它——我心中的那片綠地,我躊躇了,我在自言自語,這是我記憶中的那片嬉戲的樂園嗎?我對她會有此想法也不奇怪,其實這也難怪,(因爲我不常回家)如今,過去的一切不見了,現在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片被人們開懇了的田地,當年的沙灘、小麥、天然的遊泳池已全然不見了。

                      我好像在哪思索著什麽--就這樣久久地看著,這樣默默地看著,尋找著當年的嬉戲綠地——盡管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再也無法尋到嬉戲綠地的蹤影了!路人以爲我在在這裏是看看我家的地裏是不是有牛,其實他們哪裏知道,在我腦海裏和我心目中,只有那永不消逝的嬉戲綠地!

                      每次想到楚龍,我就會想起我以前的那些朋友,盡管物逝人非,這麽多年過去,改變了太多,但我想告訴這些“曾經”的朋友,的確人的一生當中會遇到很多的朋友,他們或許會隨著時間和地域的改變而變成你生命中的“過客”。我的朋友不多,但在我的心裏,你們在我的心中是留有位置的。這些在我的腦海中,不時閃現出的名字,讓我有很多美好的回憶。不知道將來的日子裏,還能不能和你們相聚,但我想告訴你們,我沒有變,我也沒有忘記你們。我把那些關于我們的故事,關于我們的記憶存放在我的腦海深處,並未被消逝的時間而沖淡,我會永遠把你珍藏——賭色碟官網網站心中的那片綠地。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0 2001